没有任何借口 施伟德 读后感

2020-01-24

没有任何借口 施伟德 读后感独家报道:  安东搓了搓手,道:“能给钱了吗?哥们,不给钱你别想下车!”  佩特拉吃了一惊,道:“这么多钱,你们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  “帮我付一下车费,我身上从不装现金,很不辛的是我也没拿钱包,总之我只能请你帮我付车费了。”  佩特拉用手捂住了脸,过了一会儿后才放开手,然后她沉着脸道:“二十五岁。”  佩特拉一脸无奈的道:“好吧,如果我打扰到了你,我道歉,但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,今天,我和爸爸吵了一架,他骂我不该昨晚在很多客人面前跟你离开,更不该彻夜不归,我说来了这里,但他……来看过我,他知道我没回家。”  佩特拉耸了耸肩,道:“不,事实上我没有,呃,我之前有过一个哥哥,但他在三岁时死于一场事故,从哪之后,我父亲就对我看的特别严,特别特别严。”  “我天生就是个人渣,开窍之后就不用你教了,你是这个意思吗?”  “五百块。”  “呃,抱歉。”  “你是不是经常让女孩儿喜欢上你,然后你却抽身离去?或者,你是个同性恋?因为你看起来真的很会套女孩儿的欢心。”  “有。”  杨逸挥手道:“别再说这个话题了,我觉得你是个能配上我的女人,仅此而已,我很挑剔的。”  安东微笑道:“不要说自己是人渣,你只是个滥情的混蛋,真正的人渣你没见识过,你都不知道这世界上的人可以有多坏,跟那些真正的人渣比起来,你只不过是个花心的混蛋,离人渣的距离还有些远。”  安东微笑道:“不要说自己是人渣,你只是个滥情的混蛋,真正的人渣你没见识过,你都不知道这世界上的人可以有多坏,跟那些真正的人渣比起来,你只不过是个花心的混蛋,离人渣的距离还有些远。”  “五百块。”  佩特拉吃了一惊,道:“这么多钱,你们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  杨逸摊了摊手,道:“不想喝什么,尤其不想喝咖啡,我今天喝了太多的咖啡因饮料了。”  佩特拉耸了耸肩,道:“不,事实上我没有,呃,我之前有过一个哥哥,但他在三岁时死于一场事故,从哪之后,我父亲就对我看的特别严,特别特别严。”

没有任何借口 施伟德 读后感独家报道:  佩特拉稍微挣了两下,然后她低声道:“别在这里,唔……唔……我们赶快回去吧,你看起来累坏了。”  “有。”  “帮我付一下车费,我身上从不装现金,很不辛的是我也没拿钱包,总之我只能请你帮我付车费了。”第1049章 扯  佩特拉一脸无奈的道:“好吧,如果我打扰到了你,我道歉,但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,今天,我和爸爸吵了一架,他骂我不该昨晚在很多客人面前跟你离开,更不该彻夜不归,我说来了这里,但他……来看过我,他知道我没回家。”  杨逸挂断了电话,这时安东突然伸手拍了拍杨逸的肩膀,沉声道:“把领带打松一些,更疲惫一些,再疲惫一些,好了,记住我教你的。”  杨逸挂断了电话,这时安东突然伸手拍了拍杨逸的肩膀,沉声道:“把领带打松一些,更疲惫一些,再疲惫一些,好了,记住我教你的。”  佩特拉用手捂住了脸,过了一会儿后才放开手,然后她沉着脸道:“二十五岁。”  杨逸一副受到了侮辱的样子,他站了起来,但佩特拉吓得连连后退,不给他伸手的机会。  佩特拉歪了歪头,在思索了片刻之后,轻声道:“有时候我怀疑你是个花丛老手,但是……我们昨晚你是第一次对吗?”  佩特拉用手捂住了脸,过了一会儿后才放开手,然后她沉着脸道:“二十五岁。”  “帮我付一下车费,我身上从不装现金,很不辛的是我也没拿钱包,总之我只能请你帮我付车费了。”  “有。”  “有。”  安东搓了搓手,道:“能给钱了吗?哥们,不给钱你别想下车!”  佩特拉稍微挣了两下,然后她低声道:“别在这里,唔……唔……我们赶快回去吧,你看起来累坏了。”  “呃,抱歉。”  安东一脸紧张的道:“嗨,我从机场把他送来的,但五百美元是他跟我说的,我一路上开的飞快就为了赚这五百美元,但他可没说身上没钱可给,女士!你不会打算赖账吧!”

没有任何借口 施伟德 读后感独家报道:  “我有打扰到你吗?”  佩特拉用手捂住了脸,过了一会儿后才放开手,然后她沉着脸道:“二十五岁。”  “我天生就是个人渣,开窍之后就不用你教了,你是这个意思吗?”  杨逸打开了车窗,招手道:“这边。”  杨逸挂断了电话,这时安东突然伸手拍了拍杨逸的肩膀,沉声道:“把领带打松一些,更疲惫一些,再疲惫一些,好了,记住我教你的。”  “你刚从机场回来,那么你去哪儿了?”  杨逸无言以对,事实面前狡辩是没有意义的。  杨逸摊了下手,无奈的道:“只能这样了。”  佩特拉弯腰对着安东道:“多少钱?”  “帮我付一下车费,我身上从不装现金,很不辛的是我也没拿钱包,总之我只能请你帮我付车费了。”  佩特拉的房子不错,很大,在寸土寸金的纽约算是豪宅了,装修的看起来并不奢华,但是很精致,而且充满了高科技的感觉。  佩特拉一脸无奈的道:“好吧,如果我打扰到了你,我道歉,但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,今天,我和爸爸吵了一架,他骂我不该昨晚在很多客人面前跟你离开,更不该彻夜不归,我说来了这里,但他……来看过我,他知道我没回家。”  杨逸吁了口气,道:“跟你聊天真没劲。”  杨逸摊了下手,无奈的道:“只能这样了。”  “别这样,否则的话我们又什么都说不成了。”  佩特拉一脸莫名的道:“什么情况?”  “五百块。”  “按计划行事,然后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